您所在的位置: 主页 > 湖人 >

追思师大先贤,传承大师精神 ——陈垣校长暨钟敬文先生清明祭

4月4日,时值清明,为缅怀师大先贤,弘扬大师精神,学习其道德风尚、学术追求与理想信念,增强对于民族文化的认同感,由社会学院民俗学专业师生、《传统礼仪与岁时节日》课程组同学与民俗学社合作举办的“陈垣校长暨钟敬文先生清明祭”活动在教九楼陈垣校长像前举行。此次活动的二十多名学生都是自发参与,场面肃穆。


20190405155445346012301134.jpg


民俗学社社长黄逸婷宣布祭礼开始。黄逸婷和另一学生代表曹亚琦手捧花束向校长雕像缓缓走去,为先生奉上鲜花以示缅怀。“大学者,非有大楼之谓也,有大师之谓也。”大师是一所大学的灵魂,是中华民族的文化脊梁。大师虽逝,风骨犹存。黄逸婷向大家追忆了陈垣校长的生平,陈垣校长之于北师,恰如梅贻琦之于清华,蔡元培之于北大。校长历经晚清、北洋军阀、国民党、抗战时期至新中国成立,见证了北师大的历史变迁,在西风正盛时带领学者们扛起“教育救国”之责任,严谨学风,重振国文,逐渐形成一派独具面目的文史之学,始终坚守着民族文化之阵地。九十一载人生,四十五个春秋,校长一生命运都和北师紧密相连。他毕生乐育英才,不遗余力提携后辈,为北师培养出了无数骨干人才。北师能有今日,陈校长厥功甚伟。


钟敬文先生是中国民俗学之父,是民俗学科的领头人。钟先生早年经历坎坷,一度因编辑民俗学丛书蒙受不少打击,但他依旧秉承赤子之心在求学、求知的路上负重前行,为中国民间文艺学和中国民俗学两大学科的复兴奉献了一生年华。直至暮年,百岁之际,钟先生仍然怀揣着一腔对民俗事业的热血,活跃在教学一线,为民俗学科建设、民俗文化建设输送了不少民俗学者。钟先生对民族文化的情怀,对民间文艺研究的追问精神给我们这些后辈树立了典范。


因为钟先生不立雕像,学生们求托陈垣校长,遥祭追思。由黄逸婷、曹亚琦两名同学带领同学们宣读祭文。


陈垣校长祭文:


维己亥年丁卯月辛未日,时至寒食,岁在清明。微风苍苔,碧空澄明。群鸟弥弥,芳冢青青。高山景行,桃李思经。会京师学子,唯唯而青衿。立先生墓前,伏先人繁英。谨备素馐茗烛芳兰之仪,致祭文于陈垣先生墓前曰:


新会故土,鸾翔凤集;始乎宁远,潜于励耘。宗教考古,推陈出新;元考一出,好评鹊起。疑古勤学,融长去短;著作宏富,成就斐然。身等国宝,志存辅仁;大家鸿儒,心悦诚服。


先生满腔热忱,投身教育,七十四年,任教授职,12bet,出任校长,前有辅仁廿六年,后有师大十九载,可谓桃李满天下,可羡弟子遍中华。提携后辈,英雄不问出处;指导学生,先生不辞辛苦。忆往昔启功先生,师生得恩润天下。 


呜呼!生而为英,死而为灵;音容虽逝,德泽永存。先生之功业,卓著浩荡;先生之圣德,百世流芳。今吾辈诚祭于此,念先生教化德行,以聊表后生哀思。今后必谨记先生高风,以为世之典范!


钟敬文先生祭文:


维己亥年二月廿九,吾辈师大学子,虔具鲜花之奠,致祭于钟敬文先生灵前:


先生百岁逝世,至今十七载矣。先生毕生致力于教育事业和民俗研究,奔走南北,治学求真。潜心钻研学识,留学日本;民族危难之际,投笔抗日。


集歌纳谣,继华夏之遗风;建言构论,开民俗之新途。博古通今,学贯中西。组民俗之学会,启文艺之初萌。民俗之厚学,民间之文艺,双蒂并生。先生百年德业,举世敬仰。


再者,一生任教,百年之间,桃李无数。鞭策厉厉,以理通人;教诲谆谆,以情动人。赫赫吾师,律己甚严,身负扬民俗之使命,肩扛育后生之重责,数十载如一日。故所修才学传永世,所育英杰遍天下。尊师辞尘,音容不再,学海茫茫,何所适从?先师匆匆而就,实乃学界之痛失,后辈之极恨!


先生之识,渊博似汪洋,定后学之基础;先生之志,高远如鸿鹄,引吾辈之精神。今诚祭于此,追念先师恩德,聊表后生哀思,作此文以记之。


TOP